中華日報 《友善列印版》


─台南產消(設1重要性9)─ 日期:2014年01月05日
鐵路地下化 勿成另一地下街


 前言
 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是連戰擔任台灣省主席時承諾故鄉台南府城的重大建設。地下化的意義在縫合被鐵路阻隔,乃至發展迥異的東西兩個城區,然因中央財源拮据,九十一年間,一度終結。九十八年,國民黨執政時重新啟動。
 連戰拍板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永久軌規劃在目前鐵路軌道的地下,施工時,在鐵路東側設臨時軌道。工程重從新啟動後,永久軌改在原鐵路東側,並徵收土地,即「南鐵東移」案。因涉及地主的權益是否被剝奪,竟而衍生出「徵用」和「徵收」的紛爭。 
 鐵路地下化的意義在東西兩城區的縫合,連戰時期的地下化案,成大教授姜渝生和黃崑山曾經有沿線土地重新利用的規劃案,但目前執行的工程案,此一部分並不明朗。
 設若沒有土地規劃方案,台南市區鐵路是否有必要地下化?可能是省思全案的焦點?
 鐵路地下化是台鐵通車後百餘年來,台南府城最重大的工程,怎麼走下去?值得多方探討。
(記者吳昭明)
 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在鐵路沿線土地做好妥善規劃之前,寧可暫停,否則,做比不做還糟糕。
 近二十年前,有一廣播節目在新生態藝術環境訪問成大都計系教授姜渝生和黃崑山,節目主持人是目前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兩位教授談話的重點是:地下化的重點在縫合因鐵路切割,東、西發展迥異的兩個城區,屬都市計畫範疇,並非解決交通問題。還提出沿線土地重新規劃,乃至縫合城區的構想。
 由於不是交通問題,加上中央財源短絀,民國九十一年,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竟終結。當年有地方人士向市長解說,「地下化」改為「明溝」或「高架」並不恰當。走明溝對都市縫合毫無助益,做等於白做。高架,做比不做還糟,東門陸橋就是例證,進而強調,城區縫合及沿線土地重新規劃的大利多。之後,鐵路地下化死案復活,不過,拖到九十八年,國民黨中央執政時再行啟動。
 鐵路沿線土地重新利用的策略,不外透過土地重劃,或區段徵收,或都市更新等手段,重新規劃鄰近土地後,分配給原地主,政府可以取得一定比例的公共設施及其他開發用地。當下的方案,似乎看不見土地如何重新使用的具體構想。
 若以地質來看,台南鐵路地下化範圍(圈線內)地質非常堅硬,成大土木系教授蔡錦松認為適合用潛盾工法。(圖為蔡錦松提供)

 目前聚焦的是:市政府執意「徵收」,地主不甘平白損失可以預見的利益而持續抗爭,其實,全案的焦點應該是:沿線土地未重新規劃的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工程,只是處理「不是問題」的「交通問題」,值得花費三百億預算?尤其還得拆四○七戶民房,值得嗎?
 由於土地重新規劃才有都市縫合的可能,然而,怎麼縫?怎麼合?那些地方需要規劃?要甚麼,不要甚麼?好似一無所悉。這可有一比,當手術刀剖開人體,甚至心臟都已經打開了,竟不見執刀醫生的後續動作。如此情境,可能像海安路地下街,房子拆了,大地開挖,路面加蓋,之後呢?竟是近二十座猶如豐碑的通風塔,道路怎堪使用?畸零地怎麼處理?原本南北向的房子,變成東西向之後,縱深太淺,或留下騎樓地後所剩無幾,何時解決?騎樓、人行道長年擺攤?藝術造街是目的或手段?海安路地下街工程,台南市民繳了三十億學費,學費繳到那裡去了?
 路地下化工程不見比較具體的、恢宏的都市規劃,難道台南市還沒準備好?府城人還無緣享受鐵路地下化帶來的好處?然則,與其將機會用掉,不如暫停,等擬訂完善的土地方案之後再啟動。否則把百年僅見的大好機會「玩完了」,做可能比不做還糟。海安路地下街,鮮活的教訓就躺在眼前。此時,還有轉圜的空間,值得再琢磨。
(記者吳昭明)


BACK->回上一頁

2003 www.cdn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with IE or Nc4+,80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