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日報 《友善列印版》


─中華副刊─ 日期:2014年03月17日
春雨   ■王立中


 春雨帶來殘冬的寒意。滴滴答答、唏哩嘩啦像是奏不完的樂章。既無瀑布聲那樣雄壯,也無碎玉聲那樣清脆,聲響似介於二者之間。有人因此悲嘆,「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有人在杏花雨季,「古木蔭中繫短蓬」,乘興出遊;有人卻想,「料峭春風吹酒醒」,應趁此思考最清晰的時刻填闋詞,希望在詞成之後「風浪」能平息。
 早上到傳統市場買菜,帶了傘。像這樣的毛毛雨實無帶傘的必要。可是最近有一天晚上到超市買塗果醬用的白麵包時,也是這麼想;不料歸途中下起大雨,外套幾乎溼透,晾了一整夜才乾。
 清晨天色陰暗,街燈與車燈都亮著。過往汽車猶如汽艇,在行經之處除嘶嘶作響外,輪後還噴濺水花。路面水光反映著閃爍的燈影。沿溪行,見水位高漲,原本生長於河床乾涸地帶的近堤雜草,現有半截浸泡在水裡;原來寂靜的小溪,現單憑聽覺也可感知水流的湍急。街上瀰漫著霧一般的水氣,煙雨濛濛。老天爺正勾勒出一幅蒼勁而充滿生機的水墨畫。
 杜甫的詩超凡入聖。由其〈贈衛八處士〉中「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二句看來,他對飲食的品味亦高人一等。蔬菜在雨中長得又嫩又快,尤其是雨後剛剪下的韭菜,鮮嫩無比,含在嘴裡如同瓊漿玉液,實乃人間仙品,難怪杜甫對它情有獨鍾。
 李商隱在〈春雨〉中寫道:「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春雨滋潤大地,孤獨的心靈亦需愛的滋養。暮春之雨傷春之早逝;珍視青春引發其憐香惜玉之情懷,倍增相思之悽苦,乃有「殘宵猶得夢依稀」之嘆;其無限柔情卻因路遠而無法當面傾訴,只好寄望於「萬里雲羅一雁飛」來傳達。歐陽修作〈采桑子 ?群芳過後西湖好〉,半帶喜悅,半帶感傷,乃深知人生悲喜參半,互為因果。他在春雨中體悟出生存適應之道。蘇軾建「喜雨亭」並撰文誌喜,乃深知風調雨順方能國泰民安。他在春雨中體悟出治國安民之道。騷人墨客 ?皆能在春雨中悟道。
 根器短淺如我,在春雨帶來各類蔬果之際,趁機選購因剛上市而價廉物美的水果,品嘗美味滋補養生,也反覆咀嚼前人的智慧,豐盈心靈。


BACK->回上一頁

2003 www.cdn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with IE or Nc4+,80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