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日報 《友善列印版》


─中華副刊─ 日期:2014年11月24日
從《幽夢影》談讀書  ■王立中


 張潮在《幽夢影》中寫道:「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臺上玩月。皆以閱歷之淺深,為所得之淺深耳。」
 少年時期對各種學識均處於嘗試摸索的入門階段,所知有限;其學習的目的在於尋找自己的興趣所在。年輕氣盛,志大才疏;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由於涉世不深,缺乏社會經驗,不能獨立思考,難以客觀判斷;常無主見,人云亦云。書中道理只能從字義上揣摩,缺乏實例印證,故無法親身體會。例如〈紅樓夢》並非為中小學生而寫,因後者的人生閱歷幾近於零。若於此階段讀它,非但連書中人物的關係都弄不清楚,讀後感可能僅止於「滿紙荒唐言」而已。以隙中窺月形容,恰如其分。
 就人生而言,中年猶如日正當中;旺盛的精力處於巔峰狀態。「庭望」帶有「展望」的意思;「庭中望月」乃暗指對興趣、理想的熱烈追求鍥而不捨。正如韓愈於〈進學解〉中所述:「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紀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貪多務得,細大不捐。焚膏油以繼晷,硭J兀以窮年」。「補苴罅漏,張皇幽眇。尋墜緒之茫茫,獨旁蒐而遠紹」。可謂「庭中望月」的最佳寫照。若能如此「沉浸醲鬱,含英咀華」,努力充實學識經驗,屆不惑之年,讀書應能深悟其道。
 學到老年,閱歷豐富,問題多半能應刃而解,讀書不必再拘泥於細節;功不唐捐,到了收成時期,閱讀應能左右逢源,舉一 反三 ,深入融會貫通之境;為學之道已成竹在胸,功力接近爐火純青,著書立說應能自成一家之言。然而體力與記憶力逐漸衰退,不容再有沖天的幹勁;退休之後,無人予以考核,沒有壓力,沒有截止日期,不怕人說不務正業,想念什麼就念什麼;花多長時間研究書中的問題都行。對人生已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名利的得失已不復在意。看透事物的表相,眼界自然開闊;抱著欣賞藝術的態度念書,工作變為遊戲。黃金屋與顏如玉已與讀書不再相干,看書只想深入書中情節,玩賞箇中三昧。例如試圖瞭解《西廂記》的誕生與元稹喪妻之痛的關聯性;研究是否長期生活在兵荒馬亂之中使得陶淵明孕育出〈桃花源記〉的理念?是否均將得不到的東西昇華為藝術品聊作補償?遨遊想像的國度,把玩不一定有解的問題,一樂也。藉印證所得刻骨銘心的感受以提升領悟的層次,進而洞悉作品的真髓及根源,二樂也。深知會意之必然 ,卻不知將發生於何時何地?心存希望,慢工出細活,亦閱讀之樂也。
 《幽夢影》之讀書論,美則美矣,亦欲闡幽抉微,略作引伸。


BACK->回上一頁

2003 www.cdns.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with IE or Nc4+,800*600